深山隐矶

没有什么朋友,但是喜欢酒茨,喜欢双龙,喜欢大家

我去山风你怎么这么矮蛤蛤蛤。
你说什么?我才没有羡慕你的头发,一点都没有。(ㅍ_ㅍ)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9.

茨木失魂落魄地回到寮里,心里乱成一团。这幅狼狈不堪的样子,真是不想被挚友看到。

只是祸不单行,刚跨进门的茨木就被一片殷红染红了眼底,纷纷扬扬飘落的樱花此时却像锋利的刀一般,将他凌乱的心绪尽数切断,最后狠狠扎进心脏,绞的他生疼。

晚樱正盛,柔和的烛光照亮庭院,女子婀娜的身姿穿梭在落樱之中,舞姿蹁跹,而树下那人盘腿而坐,目光跟随着那抹倩影,手中的酒碟久久不动。

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
眼前这一幕美好的不像话,却如烙铁一般烫在茨木心上。他脸色刹那间变的苍白,嘴唇微颤,一时间头晕目眩。

酒吞似是注意到他,眼神轻飘飘地瞥过来,目光隐晦不明。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茨木干巴巴地喊了一声挚友却发现嗓子哑的厉害,他焦躁地捏着衣角,眼神黯淡无光。静谧的空气几乎把他逼疯,只有红叶起舞间发饰叮铃作响的声音在他听来格外聒噪。

一刻也待不下去,茨木垂着脑袋匆匆逃离。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酒吞的视线一刻也没有从他身上离开。

红叶的舞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。“鬼王大人,”她掩面轻笑,“不过去吗?”

酒吞不语,缓缓起身,往茨木离开的方向去了。

“谢了。”

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,红叶笑的更欢了,莫名的道,“不如鬼王大人的好算计啊。”

茨木回到房间里,脱去一身盔甲,静静地躺在床上。他木然地盯着黑暗,脑子里似是什么都想不起来,又似是诸多画面闪现而过,最后定格在一双陌生又冰冷的眼睛上。

茨木突然起身,夺门而出,“扑通”一声纵身跳进屋前的池塘。冰冷的池水争先恐后地将他淹没,只有些许温热的液体从眼眶中溢出,与池水融为一体后失去了温度。

世界突然安静下来,只有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口有些刺痛,茨木蜷缩起身子,感受些冰冷的水贴着他的皮肤,也将他心里的焦躁不安抚平。

真冷。他想。

从头到尾,只有他一个人沉浸在这场游戏里,自顾自的欢喜,自顾自的逃避,自顾自的受伤,还妄想着总有一天能得到回报。可是,能让酒吞喜欢的,能填满酒吞心中寂寞的,从来都不是他茨木童子。

得到这个认知,茨木心里平静的可怕,只是唇边的弧度怎么也勾不起来。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吗,这个显而易见的结果,如今它残忍的展现在眼前,自己又是在难过什么呢。

心,蓦地释然。

不知过了多久茨木才从水里冒出来,他盯着水面上的圆月,久久不见动。

“泡够了么?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茨木建设了半晌的心理防线塌了一半,他愣怔地抬头看着来人,嘴唇轻颤。

“上来。”

充满威严的声音让茨木不由得服从,他机械地跨上岸,目光落在酒吞脸上,似是将他刻在眼中一般深刻。

“冷么?”

茨木似乎听到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,但这略带关切的语气又让他几乎落下泪来。

“不……”他轻颤着道,几不可察地后退一步。

“茨木童子,”酒吞捕捉到他的动作,双眸微眯,“你为何落泪。”

“不,吾没有……”茨木不由得又后退一步,不敢看他。

“你又为何躲着本大爷?”酒吞死死盯着他,步步紧逼。

“挚友……”茨木痛苦地捂住胸口。

“你为何不敢直视本大爷?”

“挚友!”茨木突然大声打断,而后祈求一般的低语,“求你……不要再说了。”

酒吞看着眼前湿哒哒的人,深深叹了口气,上前一步,将他拥入怀中,轻声在他耳边呢喃,“让你承认喜欢本大爷,当真如此难?”

“不,挚友,吾只是……”茨木迷迷糊糊挣扎了几下就被毫不留情的打断。

“本大爷喜欢你!”

酒吞紧了紧双臂,重复道,“我喜欢你,茨木童子。”

这是梦吗。茨木浑浑噩噩的想。

直到唇上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,视线被一双柔和的紫瞳霸道地占据,泪水终于夺眶而出。

不是梦。他闭上了眼。

TBC.

茨木变成小可怜了嘤嘤嘤( ๑ŏ ﹏ ŏ๑ )

脑补一时爽,码字火葬场,对不起我写不出他们的千分之一好_(:з」∠)_

诶呀一想到要开车了就好紧张呢,不知道我的高铁驾驶证还在不在蛤蛤蛤┗=͟͟͞͞( ˙∀˙)=͟͟͞͞┛

好了结课论文写完了就该考试做实验了呢,满脸写满高兴浑身充满干劲ε=(´o`)唉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8.

接下来半个月里,酒吞都没有再见过茨木,对方似乎刻意回避所有可能见面的机会。黎明刚至茨木便早早地出门刷觉醒材料,回来时酒吞正好去打斗技,正午刚过茨木又马不停蹄拉着大天狗去捏大蛇,直到傍晚酒吞出门捶蜘蛛才回来喘口气,像是计算好时间,待酒吞满载而归时茨木早已在外带狗粮。

日复一日,酒吞的脸越来越黑,寮里的一众式神都在鬼王大人的低气压小心翼翼地苟着。

“诶,茨木大人昨天又受伤了呢。”

“对啊,本来我劝他休息一天的,没想到他又早早地走了。”

“虽然为崽而战活动快要到了,阿妈也说不用准备,茨木大人却十分在意,这不,前两天就给刚到寮里的御馔津大人升了六星呢。”

“茨木大人真的是非常好的人,我来得早,当时寮里不太景气,只有茨木大人一位SSR,他也毫无怨言一人撑起整个寮,后来的式神们几乎都是他带大的,大家都十分尊敬他。”

“诶,真希望茨木大人不这么拼命,天天受伤我们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”

……

酒吞坐在屋里,将两个小式神的窃窃私语尽数纳入耳中,他眸光微闪,端着酒盏的手久久不动。

“隔壁的吾友啊,如今乃汝觉醒之日,应是将所有事都记起了吧。”

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茨木回来时夜幕已至,而他身边的鬼王,终于是觉醒了。

“时至今日,已然过了上百年,当年我被奸人所害,沦落到沉睡百年的地步,而茨木也不知所踪。我被召唤至此多时,幸亏有你帮忙才能重拾回忆,只是不知茨木何时才能与我相见。”鬼王抬头望着天空寥寥无几的星星,落寞的道。

“鬼王不必失落,”茨木拍拍他的肩膀,朗声道,“吾相信汝这份心意定能传达到,你们相见之日并不会远。”

“希望如此罢。”

茨木低头默默不语,想起了他四处搜集妖气碎片召唤出挚友的时候,那段时间不可为不艰辛,他日日夜夜奔波在外,半个多月才能找到两三片,有的碎片还藏在极其危险的地方,每次回来都几乎丢了半条命。

“吞崽,你看谁来了!”不等茨木再开口,远处来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

隔壁阴阳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身后跟着一抹白色的身影。

“挚友!”

熟悉又久远的声音传进耳畔,鬼王身形一颤,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飞奔过来的人,仿佛在质疑是现实还是梦境。直到怀里多出一份充实的温暖,他才缓缓回神,紧紧将眼前人抱进怀里。

“茨木……”半晌他找回自己的声音,竟是沙哑的不像话。

“吾终于找到你了,挚友……”茨木身子抖得如筛糠一般,他把头埋进鬼王的脖颈,闷声闷气地低声道。

“我不会再丢下你了。”鬼王抚着他柔软的白发,眼里尽是快要溢出的温柔,在感受到怀里的人乖巧的点点头,他又将人搂紧。

茨木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相拥的两人,心里愈发羡慕起来。

若是何时,能与挚友这般……

眼前浮现出那日酒吞陌生冷淡的表情,茨木的幻想戛然而止。他紧攥着胸前的衣襟,忍受着几乎让他喘不过气的疼痛,默然苦笑。

事已至此,竟然还存有如此荒谬无稽的幻想,太自以为是了。

PS.没错我并不是故意不填坑,而是根本就忘了●▽●
这几周事情是真的多,从早上到晚的课,还特么要做实验(╯●皿●)╯┻━┻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7.

第二天早晨,茨木顶着两个黑眼圈出门打觉醒材料,同队的大天狗吓了一跳。

三番五次出差错后,茨木不慎被麒麟袭击,手臂上裂开了一条不浅的口子,鲜血汩汩往外流。

“……”茨木的脸刷地一下变的惨白,身子晃了晃。

“你看起来不太好。”身旁的大天狗扶了他一把,眉头轻皱。

“吾想是的。”茨木感觉脑袋昏昏沉沉,视线有些模糊。

“材料也差不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唔……好吧。”

待两人回到寮,却发现大多数式神都不在,担心茨木无人照看,大天狗只得把他带回自己住处。

“桃花妖她们不在,我先帮你处理伤口。”大天狗把茨木扶到软榻坐下,找来了药草和绷带。

“唔……劳烦了,大天狗。”

“无碍。可能会有点疼,你忍忍。”

“汝且动手吧。”

大天狗将他的衣袖剪开,鲜血凝固在已经结痂的伤口上,看起来惨不忍睹。他小心翼翼地将伤口清洗干净,消毒之后上药包扎好。

“你脸色不太好,感觉怎么样了?”

“吾……有点头晕。”

“可能是生病了,你先休息,我待会儿送你去找桃花妖。”

“好。”

话毕大天狗微微点头,端着盆走了。

茨木经常与大天狗一起打突破刷御魂,关系还不错,相处久了茨木也比较了解这个人,虽然平时摆着一副冷冷清清生人勿近的样子,却是个老好人,且不谈几年前跟着黑晴明后面到处跑叫嚷着实现大义的中二时期。茨木经常用这段黑历史笑话他现在残年余力,老迈龙钟,只换到一个挠痒痒的风袭。

出神之际,茨木的视线飘忽落在桌面的书上,精致的封面四个边角绣着繁冗的花纹,书脊刻写着《醉樱》两个秀气的字。

“……”

心里突然升起异样的预感,茨木仿佛已经预见到了,这本书里的内容……

挣扎了许久,茨木悄悄翻开一页。

「……碟中溅出的甘酿挂在雪色的发梢,清冽的酒香混杂着眼前人身上若有若无的樱花香占据了他的嗅觉,酒吞呼吸一窒,紧拥着不慎跌入怀中的人,低声的呢喃似恋人间的情话般柔和:茨木……」

「呼出的热气染红了白发大妖的耳尖,他猛然从微醺中惊醒,后退几步,磕磕巴巴地道:吾……抱…抱歉,挚友……」

!!!

茨木愕然瞪大眼,昨夜赏樱对酌的画面争先恐后地挤进他的脑袋,包括那个他既不想回忆起却又浮想联翩的意外的拥抱。

他颤抖着手把书放回原处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

所以,从一开始,那些小说写的,都是挚友与自己……八百比丘尼,桃花妖,所有人,都在骗他。

心里无数次幻想过的旖念被人尽数挖掘出来展现在他人面前,那些华丽的文字仿佛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他扭曲的感情。

「令人作呕。」

不知是被人窥探的羞惭还是逃避真实的怯懦在作祟,茨木感到呼吸困难,心口发堵,他开始局促不安,手足无措地盯着桌上的书。

该走了。

他艰难地站起身,踉跄着走出门。要去哪里?他不知道。该到哪里,该怎样才能把他外溢的念想狼狈地藏起来?

茨木浑浑噩噩地路过池塘,穿过庭院,直到黯淡无光的黑金眸子里毫不讲理地闯进一抹身影。

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,立于他不远处,茨木还没来得及收拾情绪,下一刻便如至冰窟。

桃花妖战战兢兢地站在酒吞面前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表情,而她面前的人,目光牢牢盯着手里的书上,他紧抿着唇,眉头紧锁,而他手里的书,正是导致茨木失魂落魄的罪魁祸首。

酒吞察觉到茨木的靠近,转身定定地看着他,神色复杂。

看着他疏离而冰冷的表情,茨木心里一阵绞痛,仿佛有一块石头堵在心口让他喘不过气。他喉头微动,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,最终落荒而逃。

等大天狗回到屋里,病人早已不见了,只有桌上精致的小说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。他愁眉看着那本不知从何而来的书,低声叹气:“做的过分了。”

TBC.

吞总我能摸摸你的奥斯卡大奖杯吗。(╯●皿●)╯┻━┻

接下来茨宝要变成小可怜了,委屈巴巴,吞总你真狠心。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6.

虽然到最后两位鬼王也没有打起来。

看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,饶是茨木也有些不自在,转移开话题:“挚友,还记得吾之前酿的桃花酒吗,吾算着时间应是可以享用了,待吾现在去挖来如何?”

“也好,本大爷同你一起去。”酒吞的视线落在茨木身上,神色稍有缓和,看上去心情似乎不差,“上次你拿来的桃花酿还不错,本大爷很喜欢。”

茨木闻言眉开眼笑:“只要挚友喜欢就好了。”

隔壁鬼王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,默默转身走了。

“哇,我怎么觉得隔壁鬼王有点可怜啊。”一众式神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诶说什么傻话,有咱们酒吞大人可怜吗,天天被喜欢的人发挚友卡,可以说是非常惨了。”

“也对,只希望隔壁寮阴阳师早点召唤来鬼将就好了,虽然这种修罗场也很好吃,但老是来掺和似乎也不太好。”

“酒吞大人他们走远了,咱们跟上去,八百比丘尼大人吩咐尽量收集素材,晚点再送过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茨木酿的酒埋在自己庭院里的桃花树下,此刻他正蹲在树下,用左手笨拙地刨着泥土,由于一只手不太方便,不一会儿便弄的满身脏兮兮的,他不以为然,继续兴致勃勃地挖着。

酒吞无言地注视着他,唇角微微勾起,表情柔和起来,他突然蹲下身,一只手止住茨木的动作,在后者惊疑的目光中抬手用拇指轻轻拭去他脸上的泥土,淡淡开口:“我来吧。”

感受到脸上的触感,茨木的脸腾的红起来,赶忙道:“万万不可,挚友如此精贵的手怎可……”

“啧,”酒吞不耐烦地打断他“本大爷说可以就可以,你过去呆着。”

“哦。”茨木听话地挪到一旁,静静地看着酒吞动作。

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被泥污覆盖,主人唇角紧抿,眉眼间尽是专注的神色。

如此认真的酒吞茨木哪里见过,一时间看得着迷,突然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也引来了酒吞的侧目。

“嗯?”

“呃……抱歉,挚友。”茨木不好意思地挠挠脸,俨然成了一只花猫。

“你是傻的吗。”酒吞下意识用手去蹭茨木的脸,没想到泥土越抹越多。

茨木突然僵硬,愣愣地看着酒吞的动作。

本大爷给你擦脸你感动吗?

茨木表示不敢动不敢动。

酒吞看着他亮晶晶的眸子突然无言,轻咳一声,不自在地收回手,三两下将桃花酿挖出来,站起身。

“別愣着,走了。”

“哦……哦!”茨木赶忙跟上。

天色渐暗,初春的夜樱开的绚烂,花瓣纷纷扬扬,粉色的雪轻飘飘泊在酒碟之中,漾起一圈涟漪。

身边的白发大妖难得安分,静静坐在一旁饮酒,眸子中映着酒碟里的波光,神色柔和。

茨木似乎喝的有点多,脸颊染上两抹绯红,再加上本就生的好看,衬着白皙的皮肤竟是透出几分魅惑。

本身酒量不是太好,几碟下肚,茨木神情有些恍惚,脑袋晕乎乎的,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开始喋喋不休。

“挚友,吾孑然一身漂泊百年,遇到汝乃三生有幸……挚友为百鬼之王,风华绝代,器宇不凡,正是吾一生的追逐……挚友……”

酒吞静静地凝视着茨木,深邃的紫眸中看不出情绪。

茨木摇摇晃晃拎起酒坛,想为酒吞斟满,不料眼前一花,身体不听使唤直往酒吞那边倾倒。见状酒吞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手腕,顺势将人带入怀中,另一只手环着他的腰,两人瞬间呼吸交缠。

“茨木……”酒吞轻唤他的名讳。

近在咫尺的茨木波光流转的黑金眸子噙着些许水汽,形状姣好的唇瓣微张,白皙的脸上在酒精的作用下透着淡淡的粉色。从没见过这样的茨木童子,酒吞呼吸滞了一瞬,眸色暗了暗。

呼出的热气洒在面上,瞬间惊醒了还在发懵的茨木,意识突然回笼,他倏地瞪大眼,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。

察觉到两人暧昧的动作,茨木身体突然僵硬,而后迅速挣开他倒退了几步。

“抱……抱歉,挚友。”

酒吞的脸淹没在阴影中,看不清楚表情。

茨木心里一沉。

搞砸了。

TBC.

吞总你倒是上啊别怂。

心眼吞表示这叫放长线,钓大鱼hhhʅ(‾◡◝)ʃ

没错!我写完了!全部!





虽然只是大纲hhhhh




就等婴儿车开起来了(ㅍ_ㅍ)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5.

“刀,红叶出新本了。”

在树下认真擦拭妖刀的少女抬头望向来人,只见青行灯坐着灯杖悠悠飘过来,递给她一本精致的小说。

“《鬼王的惩罚》……”妖刀姬随手翻了几页便看到花鸟卷画的插画,旁边是酒吞为茨木与隔壁鬼王的暧昧生气的桥段。

“隔壁的鬼王跟茨木,这么熟吗……”青行灯挑眉。

“灯,我觉得,可能真有其事,”妖刀姬认真的看着她,淡淡地道,“那日打觉醒材料的时候,我便注意到隔壁鬼王对茨木关切有加。”

“哦?竟有其事。”青行灯若有所思,随后轻笑,“有意思……”

“灯……”妖刀姬轻唤她一声,注意力落在不远处。

青行灯随她寻去,只见酒吞站在屋前定定地看着她们,目光不明不晦。

“……”青行灯与妖刀姬尴尬地对视一眼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好在凶神恶煞的鬼王大人没有呆呆多久便离开了。

青行灯松口气,笑道:“看他刚才那样子,说不定有戏。”

妖刀姬赞同地点头。

“那本《执念》传到你那里了吗?”青行灯转而问。

“今早刚到的。”

青行灯叹气:“可惜了,这佳作只有一本,那位不知名的作者大人也杳无音信,未再写过其他作品。”

“嗯,”妖刀姬抚摸着自己的爱刀,“我们为他们的故事着迷,也是从它开始的吧。”

“没错。后来寮里各位写的作品也都受它影响,成为了值得收藏的故事。”

“所以,灯,”妖刀姬略带不满地指控她,“你的《罗生门》已经两周没更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隔壁寮的阴阳师召唤出鬼王没多久,经常拜托茨木搜索副本的时候带着,一来二去也熟了。今日也不例外,神乐阿妈唤来了茨木,吩咐他去带隔壁鬼王升级,却不想酒吞也跟来,靠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她。

“挚友也在!”茨木凑到他身边,乐呵呵地同他搭话,“挚友不知,吾上次与隔壁鬼王一起打过觉醒材料,那边的挚友虽然只有四星,也一样豪迈威武,英气逼人呢,真不愧是挚友!”

酒吞依旧面无表情,只是周身隐约能看到狂气环绕。

???

见状茨木不明所以。挚友怎么生气了?

青行灯在一旁笑的诡异,飘忽飘忽走了。

茨木你可真大胆,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吹别的男人。

待到茨木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,他与隔壁鬼王在门口告别。

“隔壁挚友,今日就此别过,吾回去了。”茨木朝他笑笑,转头走了。

隔壁鬼王似是有话想讲,却被不远处的身影吸引了注意力。

酒吞坐在桌边,手中端着酒盏,冲白发大妖道,“茨木,过来陪本大爷喝酒。”

“好!”茨木朗声应答,脚步快了些,凑到酒吞身边坐下。

酒吞的视线越过茨木,与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对视,他眼眸微眯,眉头紧蹙,唇边抿成一线。

而对方也毫不示弱回望过来。

刹那间,妖气喷薄,火花迸溅。

躲在庭院角落观望的一众式神瑟瑟发抖,悄悄地在本子上记录下这个瞬间。

TBC.

妈耶神仙怕是要打架了真吓人。

好的等鱼摸的差不多了我终于也开学了。

满脸写着高兴。ಥ≜ಥ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04.

茨木童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等了半个时辰。

受神乐所托,他代替酒吞童子去打今晚的狩猎战。没办法,就算是日天日地无所不能的鬼王大人也遭不住水麒麟吞狂气。

“混蛋晴明竟如此拖沓。”他咧了咧嘴,低声暗骂。

一旁的花鸟卷却是丝毫不见急躁,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在一张纸上描描点点,她抿着唇,神
色专注,时而盯着远方的景色凝思。

茨木虽对这些提不起兴趣,也暗暗知晓她笔下定是一副水光山色的风景。前不久也见过花鸟卷作的画,确实细腻独到,栩栩欲活。

这时,突然一阵狂风吹过,树叶沙沙作响。茨木微眯眼睛,只听见一声惊呼,刚想转头就被花鸟卷的画纸糊了一脸。

……

“茨木大人,请等一下!”

???茨木刚揭下来就被花鸟卷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一抖,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手中的画纸上……

画面上的两个人以极其羞耻的姿势纠缠在一起,被压在身下的一人左手被紧紧禁锢在头顶,凌乱的雪色发丝柔软地散开,他满面潮红,金瞳迷离地盯着身上的人,后者则将他的一条腿抬起,脸上挂着邪魅的笑,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眼前的人……

而画上两张脸的主人正是鬼王大人与他的鬼将。

“……”茨木愣了半天,有些发懵地抬眼看着花鸟卷,嘴里语无伦次,“这……汝……”

花鸟卷面露难色,解释道:“茨……茨木大人,其实这是隔壁寮拜托我画的,不想冲撞了大人,望茨木大人见谅。”

茨木感觉耳朵有点烫,不自在地道:“……你们一天看的小说,写的就是这个东西?”

“不……不全是,大多写的是荡气回肠的故事,”花鸟卷干笑几声,“不过,这个事情……水到渠成而已。”

“居然是这样的吗。”茨木脑海里又浮现刚才画纸上的内容,脸更烫了些。

完蛋了。茨木想。他甚至已经生不起气来了。

“抱歉久等了。”

这时,晴明带着姑获鸟、妖刀姬和丑时之女走过来,他歉意地笑笑,“刚打八岐大蛇回来,等很久了吧?”

“无碍!”茨木眼疾手快将画纸塞给花鸟卷,装作无事发生地咳一声,“走吧,去狩猎战。”

一旁的姑获鸟眼尖地看清了画上的内容,又看看茨木略带红晕的脸,恨铁不成钢地跺脚。

这个傻孩子,就这样接受了你是下面那个的事实吗?你都不反抗一下的吗?!

茨木心不在焉地捏着稻草人,满脑子都是花鸟卷画的图。

挚友的身材真好啊……

就算在这个时候,表情也够迷人……

“飒!”

姑获鸟瞥见身旁的茨木满脸痴笑的样子,直接一伞剑戳中他的屁股,看着他血线掉了一半才算解气。

“姑姑?”回神的茨木疑惑地看向罪魁祸首。

“真对不起啊茨宝,”姑获鸟笑盈盈的撑着伞,“姑姑中了魅妖,戳痛你了吧。”
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茨木小心翼翼地看着她,背后升起一股凉意。

后排的妖刀姬和花鸟卷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,仿佛嗅到了本子的味道。

TBC.

摸了那么久的鱼良心突然有点痛(不)

决定将OOC进行到底的我无所畏惧咩哈哈

那么久没人催更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hhhhhʅ(‾◡◝)ʃ

【酒茨】《论炒CP成功的可能性》

双龙组提及!请谨慎食用!

03.

「十冬腊月,雪虐风饕。」

「今年初雪来得早,大江山的红枫还没来得及褪色就被皑皑白雪覆盖,一众小妖也比以往更早地藏起来冬眠,只有山头一间屋舍还袅袅冒着白雾。」

「谁都知道,屋舍后面是一处天然温泉,每至初冬,鬼王便与他的夫人烫一壶热酒,泡在温泉中对酌畅谈。」

「‘昨日一目连送来了请柬,邀请挚友与吾去参加喜宴呢,’白发大妖手执酒盏,黑翳金眸中光彩潋滟地看着身边的人,缓缓笑道,‘吾倒是没想到神之子竟能与风神走到一起。’」

「‘哼,倒不如说,荒那家伙动作慢的可以,居然现在才请本大爷喝酒。’酒吞嗤笑一声,慵懒地倚着温泉边光滑的岩石,瞥见身旁那人亮晶晶的眼睛直愣愣盯着自己,他勾了勾唇角,缓缓靠过去,捏住对方的下巴,轻笑道:‘怎么,羡慕了?鬼王夫人?’……」

“汝在看什么?”

“啊!鬼王夫人!”

???

“啊不不不,茨木大人!”桃花妖被茨木吓得跳起来,手中的书迅速塞进怀里。

“……”茨木盯着她看了许久,才道,“汝方才是在看写隔壁寮鬼王鬼将的小说吗?”

啥???桃花妖懵了一瞬,赶紧点头如捣蒜:“是的是的,没错!”

闻言茨木又陷入了沉默,蹙着眉朝桃花妖一阵猛盯,盯得后者直哆嗦不敢吭声。

等了半晌他终于是开口了:“你们……今后少与隔壁寮来往,尤其是这些书,”他顿了顿,瞥了一眼桃花妖抱在怀里的本子,正色道,“还是不要借过来为好,不管隔壁的鬼王鬼将如何,跟我们扯不上任何关系,吾与挚友清风高谊,容不得诋毁,若是你们这些东西造成了吾友的困扰,吾定饶不了你们,明白了吗?”

可以的,这很茨木童子。

“我明白了,多谢茨木大人宽恕!”桃花妖连忙点头,心里突然开始同情鬼王大人。

“好了,之后吾要去帮隔壁寮的挚友刷觉醒材料,你且记得方才的话,吾先走了。”话毕茨木匆匆出了门。

说好的少与隔壁来往呢???茨木大人你个鳝变的妖怪。

诶等等!隔壁寮的挚友??

桃花妖眼睛一亮,仿佛get√到了重点,脸上的笑容有些惊悚,嘿嘿笑着直奔后院去。

“所以,他去找隔壁的鬼王了是吗?”红叶拄着脸若有所思。

“是啊。”桃花妖喘着气,吨吨灌下一杯茶,手舞足蹈地道,“我的老天,你不知道,刚才可吓死我了,我直接冲他喊了声鬼王夫人!还以为今天我就要进神龛了呢!”

“哦?他什么反应?”

“被教训了一番,说什么以后不准往隔壁借小说,”桃花妖翻了翻白眼,学着茨木童子的样子,板着脸,粗声粗气地道,“吾与挚友清风高谊!容不得诋毁!不然定饶不了你们!”

“噗嗤。”

红叶轻笑一声,纤细的指头点两下茶盏,“不知我们的鬼王大人会怎么惩罚翻墙的妻子呢?”

闻言桃花妖顿时眉飞眼笑,“又有新点子了吗!”

红叶点头,“不过这次可能需要让花鸟卷帮忙画插画了。”

“没问题,我去告诉她。”

“阿嚏!”

正在打觉醒材料的茨木童子突然打了个喷嚏,地狱之手捏到了大麒麟身上。

“怎么了,感冒了么?”隔壁的鬼王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,关切地问。

“没有,可能是谁在背后议论吾吧。”

一旁的妖刀姬眨巴眨巴眼睛,看着他们的动作若有所思。

TBC.

吞总感觉自己的头上有点绿。

我经常脑补我不在线的时候寮里的式神们都在干什么,然后就嘿嘿嘿傻笑。( ̄▽ ̄)/

寮里的女式神都是腐女怎么办,不弯也要被强行掰弯,真可怕hhhʅ(‾◡◝)ʃ

妖琴师:MD死gay佬ヽ(#`Д´)ノ┌┛〃

这样看茨宝是不是要比吞总高???还是脖子长一些?hhh

P.S.今晚要发的文我只码了一半hhh摸鱼使我快乐ʅ(‾◡◝)ʃ